少年网管的IT江湖

  高薪、低学历、80后……在林兴陆从互联网公司的“童工”到个人门户网站站长的蜕变过程中,这些关键词一直伴随着他。

  当Web2.0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沉寂后硝烟再起时,林兴陆像一个顽皮的孩子,在这个市场投下了一颗重磅炸弹——p.cn,然后躲在一边静静地观察人们对他杰作的反应。也许没多少人会注意到这个有着孩子般纯真气质的年轻人,但他却在别人不经意间一步步构建着自己的王国。

  同为80后,也许他没有戴志康的名气那么大,也没有戴的亿万财富,可他的独特经历却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27岁,却已在IT江湖摸爬滚打10年之久;265.com CTO,学历却仅止于初中一年级。再看他的从业经历:17岁加盟瀛海威、1999年加盟润迅集团、2000年发起IT写作社区DoNews.com、2001年加盟恒基伟业、2003年创建数码腾峰。主要成就:百特门个性化网站、中国移动短信应用网关改造、企业信息采集系统、基于嵌入式的应用开发,并于1999-2004年间独立开发了软件搜索引擎、FTP搜索引擎项目及企业竞争情报系统等产品。

  高薪、低学历、瀛海威、80后……与他相关的每一个关键词都是那么吸引人,而当这些关键词都集中在同一个人身上时,相信没有人可以忽视他的存在。

父亲送我一台电脑

  林兴陆年轻而又帅气,性格有些腼腆,但说起话来条理而流畅。我想,这与他长年坚持写博客有关。有人说他乍一看和香港明星陈晓东长得有几分神似,而记者却觉得他更像少年时期的林志颖。但不管怎样,他的气质和修养都很难让人跟没上过几年学联系起来。

  在林兴陆的老家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陆丰有两个人,一个识字,一个不识字,先后来到一个地方,看到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此处禁止抓螃蟹。识字的干脆扭头回去了,不识字的上去抓了一大堆。在他们那个“靠读书成才的很少,男女老少都崇尚做生意赚钱”的地方,尽管小林的辍学有些缘由,但也不是显得那么突兀。

  而究竟又是什么让13岁就不得已辍学的林兴陆,初一没读完,却在四年后成为名噪一时的“瀛海威”深圳分公司的“网管”,被戏称为“童工”,两年后又成为润迅互联网公司的网络工程师?父亲的“一意孤行”在他这段历史中充当了桥梁和里程碑似的作用。而父亲“一意孤行”的结果就是使小林拥有了一台电脑。

  上世纪90年代初,在深圳当水电工的父亲花了6700元买下一台386电脑,给儿子学习。尽管母亲阻挠、父母冲突,但不得不承认,这台电脑改变了小林的命运,以至于后来小林在决定北上时,一向阻挠的母亲却站出来支持。现在,林兴陆回忆起当时父母争执的情景时说:“如果没有那台电脑,我可能只是个木讷勤奋的打工仔,或者做点小生意,最了不起的可能就是成为一名小老板。”

瀛海威里的“少年网管”

  1997年1月,林兴陆开始接触互联网,那时候网民还不多,林兴陆在网上聊天时认识了一个对他产生重要影响的人——瀛海威深圳分公司总经理宋裔智。瀛海威是国内最早从事 ISP 的民营企业,当时在全国8个城市设有8家分公司,总部设在北京,员工有500多人,是中国互联网的黄埔军校之一。

  那次,以网友的身份,林兴陆在瀛海威的WorldGroups客户端软件上,给宋裔智发了一条消息:“我准备再找一份工作,有一个朋友介绍我到蛇口的一家电脑公司。”没想到对方马上向他抛出了橄榄枝。

  1997年,17岁的林兴陆进入瀛海威市场部,当技术支持。后来经过努力,林兴陆梦想成真,当上了令人羡慕的Administrator(网管)。

  这个自称为自学成才的少年很快将所有的服务器搞得一清二楚,还不时开发一些CGI程序。当时,他连身份证都还没拿到。

  “1997年我加盟瀛海威时,还没有17周岁,当时很多人都戏说我是‘童工’。老总宋裔智对我很赏识,他不看重我的学历,给了我一个加盟瀛海威的机会,当然我也没有令他失望”。

  瀛海威以及以后几个大企业的工作经历给林兴陆带上了太多的光环。可更吸引记者的还是他身上那种80后气质和小小年纪就闯荡江湖的勇气与魄力。

  离开润迅后,林兴陆去了另外一家公司,跳槽的理由鲜为人知,那就是他网恋认识的加拿大女友。

  此后,林兴陆辞职并辗转去过恒基伟业、武汉的“数码腾风”公司,2004年回京创业,公司总共5个人,但最后却是因有人做假账而以失败告终。与他那些光辉履历相比,这些经历却让记者觉得他更加精彩。

从伯乐到千里马再到伯乐

  一个没什么学历和家庭背景的“小毛头”是怎么进入在当年互联网业内非常知名的企业并得到一个个高位的呢?除了小林自身的才智和努力外,好的伯乐是他成为千里马的因素之一。

  “宋裔智是我的恩师,他让我在互联网时期跨越了人生的第二次转折点。”小林对此次经历评价甚高。当年瀛海威的工作经历在他的人生履历上增添了光辉的一笔,让他在那个时期获得了“少年网管”的称号。当“最小的员工”确实有不少好处,大家都对你很好,给你说教灌输一些对人生发展很有意义的观点,允许你犯错误。不过也不是事事顺心,曾经有次因为某个观点不同产生了一个小误会,导致他当时有离开的想法。“当时我想,我在离开前,不能落个没有职业道德的称号,我一定要把一切事情都做好再走”。

  宋裔智打电话到科教馆问小林今天有没有来上班,同事告诉他来了,他看到小林还不算那么任性,让小林接电话并发了一封邮件解释,说小林误会了他,他是为小林好。“我在接过他电话的那一刻,就明白了那些道理,我在电话里哭了”。后来,小林在新浪的博客中写道:我在瀛海威的这段经历很多人说这就是伯乐与千里马的关系。

  2001年小林加盟恒基伟业,当时的上司陈雪涛也是为他费尽口舌,向恒基伟业这家突然崛起做电子产品的传统企业灌输无线互联网思想。同时让他们接受一个低学历,但具备互联网和无线互联网工作经验和薪水也不低的人。

  恒基伟业是中国掌上电脑的领头羊,就像瀛海威曾经是中国互联网的领头羊一样,是他工作过的企业里,除瀛海威、润迅集团外,另一个为他的人生履历增添光辉一笔的一个平台。

  “不管怎么样,我在恒基伟业除了得到上司陈雪涛的肯定,也得到了总裁张征宇的认可。他对公司的同事们说‘小林是个奇才’,这样的称赞对于一匹千里马来说足矣”。

  瀛海威和恒基伟业这两段工作让小林这匹千里马一直存着感恩之心,因为他深深知道,只有伯乐的赏识,才会有千里马发挥的机会。

  十几年过去,如今的小林已经从程序员转换为技术管理者,目前也正在从技术管理者往创业者的身份中转换。“我将不再是千里马,从今往后我要当一个伯乐”,小林的话像是在说给别人,但更像是说给自己听。但紧接下来的创业让他明白原来的伯乐有多不容易,并理解了他们。“今天一个技术人员离开了我带领的这个团队,印证了做千里马难,做伯乐更难这个事实”。

创业之后才会明白人生

  对于现在推出的p.cn个人门户,用小林的话说,这是一款孵化了很久的软件,这是一个孵化了很久的网站,推翻了一次次拿不出手的用户体验版本,终于在最近一次重构后推出来的版本,这次终于拿得出手让大家评价一下。

  到www.p.cn站点下载dws个人门户,你会发现这是一款很人性化的智能软件。个人门户(Personal Portal)软件完整版,包括个人门户、图片管理(智能相册)、新闻阅读(智能阅读)、元搜索(智能搜索)、书签导航、天气预报、万年历(中国农历)和股票行情等Web2.0应用组件。全部采用浏览器操作界面,同时可以选择用户个人喜欢的浏览器进行操作。

  如果每天千篇一律的重复劳动,就会没有创新,也就没有了创新带来的成就感。这对于一个一直在做技术、搞开发的技术人员来说是很郁闷的一件事。“曾经试图开发一个可视化builder工具,很方便的实现各种功能,很轻松的就能完成各种任务。即使如此,这也只能减少一些工作量。”小林如是说。

  而回头看看他这几年所做的事情,你会发现,个性化和行业化信息的研发是他这么多年渐渐成型并一直未变的大方向。

  2005年4月7日,小林他们在“中国站长大会”上抛出了个人门户的概念。265上网导航的CEO蔡文胜认为,个人门户是互联网的未来发展趋势,虽然雅虎中国的周鸿袆并不是特别认同,但是随后,KESO和博客中国的一些IT业界人士都在讨论他们心目中的个人门户。

  早在1999年,当他还在润迅当网络工程师时,润迅就首推了国内的第一个“百特门个性化网站”,其实就是个人门户的雏形。同期,还有My Yahoo和My Netscape也推出了类似的服务。

  “在润迅,当时我作为核心成员,参与了大部分的开发工作。但是,由于这种过于超前的互联网理念与当时国内刚刚发展的互联网市场尚难吻合,引用我在赢海威和润迅时的老总宋裔智说过的一句话:我们在不恰当的时机,做了恰当的事,结果还是不恰当的。”

  小林认为,个性化这个词在1999年是特别热门的,和当时的WAP一样风光一时,但是,没过多久就都悄然从市场消失了。直到2004年WAP再度复苏,而个人门户这个概念也将在现今这个崇尚“个性化”的年代真正开始活跃。

  而小林也在2004年年底对“个人门户”进行规划时再次找回了1999年在技术开发中因为创新而感受到的喜悦和成就感。

  “创业是新的起点,真正的压力来了,朋友说是好事,有压力才能成熟的更快。我知道我将面临更大的挑战,刘韧说创业比他想象的难十倍,比我想象的不止十倍。打工打了那么多年,虽然也做过短期创业和管理,和现在的创业心态截然不同,朋友说创业之后才会明白人生。”他孩子般的眼眸中透出少见的坚定。

  如今,小林已经走过了27个春秋。他虽然没读过几年书,却时刻在学习,因为兴趣就是他最好的老师;尽管年龄不大,但却在10年的IT江湖中摸爬滚打,受过正规企业文化的熏陶,练就了一身过硬的本领。他是不幸的,但更是幸运的。正如他自己所说,他的人生迄今为止有两次转折:一个是父亲送他电脑,一个是宋裔智让他进了瀛海威。

  记者问他假如没有电脑,他会怎样,他表示:“没有电脑?从没想过会没有电脑。不过,如果真的没有电脑,可能就没有今天的我!”

  截稿之前,记者习惯性的又浏览一下他的博客,无意间发现他不久前上传的一段自己清唱的他最喜欢的沈庆东的《青春》。尽管中间有些磕绊和吐字不清,但他对青春流逝的感伤表露无疑。无论怎样,在感怀青春之余,还是得收拾好心情,继续在他的IT江湖中赶路前行!

原载:《中国信息化》王逍君2007年8月20日16期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